放,彻

王俊宇monkey:

当我看到这张端午时,其实我是……根本没法拒绝啊!果断放下手中的稿子,拿起笔奋战了两天,对不住了约稿的朋友们


铜钱铃铛(爬爬):

对shaw这种肌肉打人杀人拿重武器没有柔情的角色没有抵抗力,我的内心住着个shaw,看她打人就好像代替我打一样的爽!


mimo:

我坐在了离这个女孩最近的吧台上,好友在我身旁低头看书,不语。

眼前的她也正低头干着正经事,做原味曲奇。

满屋弥漫的咖啡香气因这刚烤好的一盘曲奇,苦中多了几丝香甜。

在不知名的音乐里,有那么一会儿,我觉得自己融入在了这个时光中。

这个名为闲暇的时光中。